Site Overlay

各类人只见一张相片,大脑会依据我们对实体大小的经历调治集中力

图片 1
物体的大小决定了我们的大脑愿意为它分配多少注意力。然而,这并不是由该物体所被感知的体积所决定的,而是我们的大脑根据经验判断的。
近日,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GWU)的研究人员称,物体的大小是我们大脑在分配注意力时考虑的一个关键因素。他们说,这些发现可能为特殊训练铺平道路,使人们能够更好地注意到某些物体,如放射盘上的肿瘤,或行李中的隐藏物品。该研究近日发表在Nature
Human
Behaviour上。图片 2
GWU哥伦比亚艺术科学学院的认知神经科学教授Sarah
Shomstein说:“因为人在同一时间只能将注意力集中在有限的信息上,所以我们的大脑利用物体的尺寸来决定为某个物体分配多少注意力。然而,我们眼睛感知的物体大小可能与它的实际大小不同,比如车离我们越近的时候越大,而离我们远的时候则很小。我们的研究首次发现,大脑会基于我们对物体大小的经验调整注意力,而不是根据我们眼睛所看到的结果。”
Shomstein及她的团队向参与者们展示了一些日常物品的图片(现实生活中的不同大小的物品)。然而,在所有的照片中这些物品(从骨牌到台球桌)的大小都是相同的。研究团队还在每个图片中增加了“试探目标”。他们想要确定参与者们需要花费多长时间才能发现每张图片中的这些目标。
总体来看,在现实世界中比较小的物体比大的物体能够更快地引起受试者的反应,尽管这些物体在他们眼中看上去都是一样大的。Shomstein博士说,这是因为受试者对该物体大小的经验知识胜过了眼睛所感知到的物体大小。因为这个原因,他们的大脑能够自动地调节为每个物体分配多少注意力,而这反过来会影响试探目标被发现的难易程度。
她解释说:“如果你眼中的物体大小都相同,但是你知道其中一个比较小,比如较近的多米诺骨牌和较远的台球桌,你会把更多的注意力分配在小的物体上。”
研究团队随后又向参与者们展示这些日常物品的图像,让他们对这些物体的大小进行评价,从1分到6分(1代表非常小,6代表非常大)。结果表明,受试者对每种物体大小的评估与他们对图片中目标刺激源的反应时间呈现直接关系。
作者之一Andrew J.
Collegio说:“个人对物体大小的评估决定了他在关注这个物体时的效率。如果你认为台球桌非常大,那么你就不会为它分配过多注意力。”
研究人员希望这些发现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人在对周围事物分配注意力时如何处理特定的事物。他们补充说,从长期来看,这些发现很可能带来新的训练方法,能够改善人们在不同环境下关注特定事物的能力。论文链接:

大脑训练程序或降低10年后痴呆风险

“视觉”是我们最重要的感觉。我们通过眼睛看到世界感受到万事万物。

图片 3

图片 4

特定类型的智力活动能否预防痴呆?

我先举一个例子,这是一个男性的照片,观察两秒请告诉我他是什么表情,凭直觉就行。我们曾经做过实验,一共是超过120个受试者,结果是人们的意见都不一样,很难达到共识。有人觉得他是不舒服,这是最普遍的答案。但也有人说是后悔或者怀疑的表情,还有人的答案则出乎意料,说他是充满希望或者同情。对于同一张照片,每个人看到的东西都不一样,因为我们看到的不仅是事物本身,而是大脑加工后的结果。

图片来源:Francisco Martinez / Alamy Stock Photo

还有很多其他的例子说明视觉本身是一个主观的结果。比如对于节食者来说,相对于没有节食的人,就会觉得同样的苹果看起来就是个大。Softball
players see the ball as smaller if they’ve just come out of a
slump, compared to people who had a hot night at the
plate.我们的政治信仰也会影响我们看待其他人的方式,包括看待政客的方式。所以我的研究团队决定从领导人入手。

计算机大脑训练程序能否成为预防痴呆的首个有效工具?一项针对1000余人、为期10年的研究显示,这种可能性是有的。

图片 5

全球约有4700万人患有痴呆症,但目前尚未出现可被用于降低患上该病风险的干预措施。如今,一项对2800名65岁以上受试者开展的研究发现,一种旨在加快大脑处理速度的大脑训练的参与者在10年期内患上痴呆的可能性降低了29%。相关成果日前发表于《阿尔茨海默氏症和痴呆:转化研究与临床干预》杂志。

2008年奥巴马第一次竞选总统,在选举前的一个月我们对上千名美国人进行了调研。我们发现认为第一张照片才是真实的奥巴马的人后来有75%的人投票给了奥巴马,认为第二张照片是真实的奥巴马的人后来有89%的人投票给了麦凯恩。为保证调研的准确,每个人只看到一张照片,所以他们并不知道我们对照片进行了调色。

大脑训练是一个具有争议性的领域。虽然旨在改善记忆、注意力或多任务处理技巧的计算机游戏的市场不断繁荣,但关于它们是否比其他类型的计算机游戏更胜一筹的证据十分混乱。

那这个结果是怎么产生的呢?为什么看待同一个人,物品或者事件,不同的人得到的结果会不一样呢。原因很复杂,但首先我们需要弄清视觉的产生原理。视觉科学家都知道,每个时刻我们眼睛能看到的视力范围非常有限,仅相当于大拇指的面积,这个范围之外的事物我们都会感到模糊,但为了能准确的判断事物,我们需要了解模糊区域是什么,这就需要启动大脑,所以,视觉其实是一种主观体验,是眼睛和思维共同作用的结果。

来自美国南佛罗里达大学的Jerri
Edwards及其团队测试了3种大脑训练程序,以判定是否有任何一种程序可能预防痴呆。这些程序的设计目标是改善记忆、逻辑推理能力或者大脑处理速度。“这些是非常基本的能力,但往往随着年龄增长而衰退。”Edwards表示。

我是社会心理学家,对这样的课题非常的感兴趣,特别是当人们观念相左的时候,为什么同样半杯水,有人看到的一半是空的,有人看到一半是满的呢?思想和感觉能在多大程度影响他看待世界的呢?为了解答这些疑问,我和团队决定就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展开研究,那就是减肥。

参与者在研究开始时接受了其中一种类型的训练。这包括10次训练试验,每次持续约65分钟并且分布在约6周内。随后,研究团队在不同的时间间隔(最长间隔为10年后)对参与者进行了重新评估。

每个国家都有很多人热衷于减肥,也发明了各种各样的招数。比如过完节我们就立意要减肥,但很多美国人都会发现他们的新年决心随着情人节的来临就消失了。每年都们都鼓励自己要减肥,但最终都没有成功。原因是什么呢?当然原因很复杂,但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你的大脑可能在抗拒减肥。有些人觉得坚持锻炼很难,但也有些人觉得坚持锻炼很容易。

在整个10年间,只有1200人坚持参与了此项研究。不过,当该团队分析完来自这些人的数据时,他们发现,和对照组相比,参与处理速度训练的人患上痴呆的可能性降低了29%。参与记忆或逻辑推理训练的人患上痴呆的可能性和对照组相同。

所以实验的第一步,我们收集了受试者的身体数据,即腰臀比,腰臀比高的人通常身材比较好。收集完数据后,受试者需要负重跑步,但在此之前,会让他们先评估一下终点线的距离。因为我们觉得身体状况会影响他们的评估结果。

处理训练涉及辨别在计算机屏幕上短暂显示的物体。随着试验进行,物体被展示的时间越来越短,并且会有其他分散注意力的物体出现,背景也越来越细化,导致游戏一步步变难。

后来数据显示,腰臀比确实与评估的终点距离相对应。身材好的人普遍觉得终点比较近。人们自身的身体状况会影响他们对环境的感知。同样的,我们的思维也会影响对周围环境的感知,我们的身体和大脑齐心协力决定着我们怎样看待周遭的事物。

接受额外训练课程的人,在第一次训练课程结束后的第11个月和35个月表现出更低的痴呆患病几率。不过,在处理速度训练小组中见到的任何改善都可能是偶然的,而不是由训练本身直接引起。

这使我们不禁想到,那些有强烈动机和明确健身目标的人是否也会觉得终点比较近呢?为了测试动机对主观感知的影响,我们又做了一次实验。我们收集了他们的腰臀比并做了其他一些测试。

我们会给他们一些反馈。有些人说他们没有动力坚持锻炼,感觉自己已经达到了减肥目标并且不准备再努力了,这些人的动机没有被激发。也有些人的动机被高度激发了,他们有明确的目标,但在比赛之前,我们还是让他们对终点距离进行了评估。对于动机没有被激发的人,他们对终点距离的评估跟之前的测试结果一样,腰臀比率高的人普遍觉得距离较近。而动机被激发的人普遍觉得终点较近,即使那些身材不好但动机被激发的人,对终点的距离评估跟身材好的人结果一样,有时甚至会觉得终点更近。

所以我们得出结论,我们的身体状况会影响对终点距离的评估,而那些有明确的近期目标并坚信自己能达成人的也会觉得坚持锻炼更容易些。这使得我们不禁好奇,有没有办法可以帮人们改变他们对距离的感知,从而使坚持锻炼更容易呢。

我们查阅了大量的视觉科学方面的资料,最后总结出了一套方法,称之为“盯住奖励”。这不仅仅是个口号,而且有非常重要的实战意义。我们告诉参加这个培训的人,无视其他,盯住目标,想象闪烁着光芒的目标,忽视它周围的事物。

我们觉得这个方法会让坚持锻炼更容易些。一共有两组参加实验,第一组没有经过培训,他们会关注终点,但也会注意周围的事物,比如你看到目标右边有个垃圾桶,或者左边有一个路灯和人。

研究结果显示,那些“盯住奖励”的人觉得终点距离平均近30%。我们觉得这个发现很伟大,因为这意味着这个策略管用,当你觉得距离较近的时候,你就更容易达到目标,就更容易坚持锻炼,但还有一个问题,会提高锻炼活动的质量吗?

接下来,我们告诉受试者需要负重参加比赛。每个人脚踝那都增加了体重的15%的负重,并被告知要膝盖抬高快速冲过终点线。

那么问题来了,盯住奖励只看目标是否会改变你的主观体验呢?结果是肯定的。那些只盯住奖励的人后来说他们付出的额外努力要比普通人少17%,所以这不但改善了他们的主观体验,而且也确实也提高了锻炼的质量。他们的平均速度要高出23%,怎么描述呢,23%的差别就是你把80年的雪佛兰袖珍型 Citation换成克尔维特的区别。

我们非常激动,因为这意味着不管你身材好坏,这个办法都会非常有效,而且既容易坚持又不耗费成本。“盯住奖励”不但让坚持锻炼这个目标看起来容易达成,而且在锻炼的时候,你真的会感觉到容易达成,而且还会提高锻炼的质量。我知道除了“快走”还有很多方式对身体有益,但如果走路的时候加上“盯住目标”这个做法,也许会事半功倍的。

如果上述都还没有让你确信每个人是通过自己的思维看待世界的话,最后我再举一个例子。这是一张街道的照片,停着两辆车。你会觉得前面的车看起来小些,但实际上两辆车一样大。难道是我们的眼睛和大脑失灵了吗?其实并不是。

眼睛的工作原理就是这样。有时眼见为实,有时是有出入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你是对的我是错的,我们每个人都是通过自己的大脑看世界的,而且我们可以自己控制看待世界的方式。

我经常想起来以前有段糟糕的日子,我厌世暴躁疲乏裹足不前,头顶总像顶着乌云,那时感觉周围的人也都是闷闷不乐的。当我要求延长交货期的时候同事看起来有点生气,会议延时午餐迟到的时候觉得朋友有点不高兴,一天结束回因为我想回家而不是去看电影觉得丈夫有点失望。

现在每当碰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当每个人都看起来很生气的时候,我都试着提醒自己也许可以换个角度。也许我没跟同事解释清楚,也许朋友是出于关心,也许丈夫是心疼我。我们都是通过自己的思想看世界的,有时看起来是充满危险和挑战,但并不总是这样的。我看自己可以调整看待世界的方式,当你觉得世界是友好的,它就真的会回报给你友好。

本文来源于Ted演讲:Emily Balcetis: Why some people find exercise harder
than others.

“本译文仅供个人研习、欣赏语言之用,谢绝任何转载及用于任何商业用途。本译文所涉法律后果均由本人承担。本人同意简书平台在接获有关著作权人的通知后,删除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