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请他对此次有人恶意篡改文章标题事情做回应,以坚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自信和文化自信

【编者按】8月30日,新浪微博某认证账户发表了一篇微博,内容是“北大副校长梁柱:盲目追求真相不讲立场就是历史虚无主义!”并配发了一张梁柱讲话的照片。该微博经任志强、崔永元等“大V”转发,引发舆论强烈关注,甚至引起部分网友对梁柱的人身攻击。就此,光明网记者采访了当事人北大原副校长梁柱教授,请他对此次有人恶意篡改文章标题事情做回应,并对历史虚无主义做深入剖析。

当代中国正经历着历史上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也正在进行着人类历史上最为宏大而独特的实践创新。在这一社会变革和实践创新中,社会思想观念和价值取向日趋活跃、主流和非主流同时并存、社会思潮纷纭激荡。意识形态特别是思想理论领域的斗争充满复杂性、尖锐性。新自由主义、历史虚无主义、西方宪政民主观、“普世价值”论等错误思潮此起彼伏、竞相发声,试图左右或颠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消弭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因此,我们必须准备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巩固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

价值观对立的背后是不同的利益在起作用,更是一种同利益相关的政治诉求在起作用,这就是历史虚无主义背后强烈的现实目的。诸如此类颂扬侵略有功,否定中国人民反侵略救亡斗争的论调,也是历史虚无主义的一种表现。

图片 1

清代学者龚自珍曾指出:“欲亡其国,必先灭其史;欲灭其族,必先灭其文化。”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就是镜鉴。它表明国家的解体、政权的丧失、事业的葬送往往是从思想领域开始的。习近平总书记曾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是一个大国,决不能在根本性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一旦出现就无法挽回、无法弥补。”正确认识和对待当前的各种社会思潮,
是关系当代中国前途和命运的根本问题。

历史虚无主义;诉求;福利;灾难;毛泽东

“篡改原意、围而攻之,他们是对我批判历史虚无主义不满”

近期,网络以及其他媒体上不断释放出一些言论,指责我们对各种错误思潮的批判是“左倾回潮与反扑”,甚至攻击党和国家批判错误思潮的意识形态建设举措。在当今网络时代,各种错误思潮暗流涌动,其影响力不容小觑,更不能置之不理。事实已经并将继续证明,对错误思潮如不能及时亮剑,持续有力地进行批评,其蔓延泛滥将会扰乱我们的思想,动摇理想信念,干扰社会和谐稳定,而维护国家意识形态安全将沦为一句空话。为了消除错误思潮的危害,我们必须理直气壮地开展思想理论斗争,旗帜鲜明地批判各种错误思潮,以坚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自信和文化自信。这种自信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

价值观对立的背后是不同的利益在起作用,更是一种同利益相关的政治诉求在起作用,这就是历史虚无主义背后强烈的现实目的。

光明网:对于此次有人恶意篡改文章标题引发大量炒作事情,您如何回应?

一是我们的事业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立场。马克思主义认为“历史活动是群众的活动”,决定历史前进方向的是“行动着的群众”。马克思主义以实现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和全人类解放为己任,反映了人类对理想社会的美好憧憬。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我们党来自人民、植根人民、服务人民,党的根基在人民,血脉在人民,力量在人民”,“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这充分体现了我们党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旗帜鲜明批判错误思潮,以实际行动维护党和人民的根本利益,正是坚持和捍卫马克思主义的迫切需要。

每每谈及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人们往往认为这是过于理论性的话题。而实际上,这一思潮不只存在于史学研究之中,它更以不同形式存在于我们生活所及的诸多领域。历史虚无主义早已算不上是新鲜事物,今天这一思潮时常装扮成一位粉墨登场的“真相帝”,挥舞着所谓“揭秘”的笔触,描绘出一幅幅鲜为人知的“历史真相”,试图博取眼球、引发轰动效应。

梁柱:最近网上的确出现了对我的围攻,我感到很突然。因为我并没有想到有人会把我4个多月前的文章翻出来,并用篡改标题的方法来大做文章。

二是我们的事业坚持理论联系实际的原则。列宁曾强调,马克思主义的全部精神,它的整个体系,要求人们对每一个原理都要历史地,都要同其他原理联系起来,都要同具体的历史经验联系起来加以考察。毛泽东也曾指出:“理论与实践的统一,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最基本的原则。”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实事求是,在实践中检验和发展真理,是马克思主义最重要的理论品格,也是我们党一贯倡导并长期坚持的优良学风和思想路线。以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为指导,联系国际国内大局观察和分析问题,既要求我们客观地正视思想文化、价值取向多样化的现实,以及各种社会思潮交流交锋的态势,更要求我们增强批判各种错误思潮的自觉性,把握运用马克思主义引领多样化社会思潮的主动性。

时下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有哪些新的表现形式?这一思潮又会带来怎样的危害?北京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教授梁柱就相关问题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

在我看来,这件事并不是偶然的,多年以来,一些人惯于利用互联网的特点散布耸人听闻的言论。这样的事件,撇开其目的不谈,至少是缺乏起码的学术道德和应有的严肃学风。思想交锋和学术批评都是正常的,也是允许的。但有一条,你要批评,首先不能用恶意篡改标题的办法,故意设立批判、围攻的目标。我的文章标题明明是《怎样才能做到真正的历史清醒》,却被篡改成《北大副校长梁柱:盲目追求真相不讲立场就是历史虚无主义!》。标题不仅不是这个,而且内容也与它完全相反。这是一种有目的的行为——这条微博的始作俑者,是在用篡改原意的方法树立靶子,制造事端,挑起网友辱骂围攻,这种居心令人齿寒。

立场决定出发点,原则决定落脚点。对各种错误思潮进行批判,绝不仅仅是一般性的学术问题,而是政治是非问题。它甄别的是正确与错误、真理与谬误,关注的是国际话语体系和话语权。

为何“翻案”、“重评”之风大行其道?

令人难以想象的是,一些所谓的大V也跟着起哄。我看了杨锦麟先生的评论,竟然问:“这位副校长,究竟是谁培养的学生?”而崔永元作为前央视名嘴,也评论说“想起了梁效”。其实,不看内容就采取谩骂式的评论,这种做法,已经远远超过了学术交锋,成为谩骂侮辱,越过了一个人起码的道德底线、情操。

之所以批判历史虚无主义,是因为它违背了唯物史观,干扰了人们正常的历史认知,有着明显的政治企图。历史虚无主义认为中国革命完全是破坏性的和错误的;它否定社会主义道路是历史的必然选择;它否定和歪曲党的历史,抹黑革命英雄人物。从根本上来说,历史虚无主义企图消解党执政的历史依据和现实合理性。它不是一般地否定历史,而是通过否定或者歪曲某些历史事件或人物来宣传其错误的理论观点。历史不能假设,更不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历史虚无主义搞乱人们的历史认知,从根本上就违背了客观历史事实,因而根本就不是什么学术创新、学术发现,更没有什么学术价值、学术意义可言。因此,我们必须从学理上深入批判历史虚无主义,正本清源、以正视听,这样才能写好历史教科书、增添历史正能量。

《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很多学者都关注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泛滥的问题。实际上,历史虚无主义不是今天才有的思潮,在旧中国就有过。当下,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有哪些新的表现形式?

外地有朋友短信慰问,说看到这些针对80岁老人的攻击感到很难过,希望我不要生气。我表示感谢,绝不会为此生气,不过是冷眼笑看小丑而已。但这件事给我的感触很多。我个人受到伤害无所谓,那怕粉身碎骨都没关系,但他们这样做会造成一种很坏的风气。虽然说别有用心者不是全部,但有些人是有目的的,他们这样做并不是为了攻击我一个人,他们是对我批判历史虚无主义的不满。

之所以批判“普世价值”论,是因为它把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等当成超越时空、国家、阶级的价值,而忽视了其历史性、地域性、民族性。这是典型的形而上学的思维方法和历史唯心主义的立场观点。这里的问题在于,价值是为少数人服务还是为绝大多数人服务。“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同样,在价值的图谱中,概念相似或相同,其内涵和理念不同,所以然者何?国情异也。“普世价值”论的政治企图和要害在于,宣扬中国只有接受西方的“普世价值”才有出路和前途。它以消解共产主义理想、确立资本主义不可超越为前提,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我们要吸纳人类文明进步的有益成果,但并不是承认和接受西方所谓的“普世价值”,更不能用中国学术词汇与之生硬对接,而是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早在1944年7月14日,毛泽东在同英国记者斯坦因的谈话中就指出:“我们的态度是批判地接受我们自己的历史遗产和外国的思想。我们既反对盲目接收任何思想也反对盲目抵制任何思想。我们中国人必须用我们自己的头脑进行思考,并决定什么东西能在我们自己的土壤里生长起来。”

梁柱:我看过一幅画,画中表现的是毛泽东和饥饿的人群在一起。饥饿的人群被铁笼圈起来,像在监狱里面一样。有些人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抹黑毛泽东领导时期的新中国历史。利用我们工作中的失误加以无限夸大、丑化,这就是当前历史虚无主义的具体表现。

“围攻我的大V们逃之夭夭,缺乏承认错误的勇气”

之所以批判西方宪政民主观,是因为它鼓吹西方“宪政民主”制度是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唯一出路,其观点往往以偷换概念等方式进行包装,扰乱我们的社会稳定和发展。“宪政”概念来源于西方,其本意是强调在国家政治生活中要遵从宪法的基本精神。宪政是西方资本主义政治制度的基本架构,其核心是议会民主制、多党竞选、三权分立和军队国家化、中立化。西方“宪政民主”观的鼓吹者要在中国照搬西方的政治制度。而现实告诉我们,那些接受了所谓“普世价值”的国家往往陷入了动荡和混乱。他们还玩起了偷换概念的把戏。比如,我们党历来强调宪法是国家的根本法,党领导人民制定宪法和法律,党的各级组织和领导干部必须在宪法法律范围内活动。但是,有些人却把依宪执政这一精神和原则有意误读为实行西方式的“宪政”,不时抛出“党大还是法大”的伪命题,甚至匪夷所思地将中国梦界定为“宪政梦”,从而歪曲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事实上,历史虚无主义在不同时期的表现有很大不同。旧中国时期,它主要表现为对民族文化采取轻蔑、否定的态度,认为中国什么都不如西方。历史虚无主义在当前的表现形式可谓多种多样,它更多地集中在史学领域,而影视、小说、美术等领域也或多或少受到其影响。可以说,但凡我们肯定的历史,它就统统颠覆。

光明网:您是否收到当事者以及转发不实信息的大V们的道歉?

之所以批判新自由主义,是因为它否定公有制、否定国家干预,强调“自由化”、“私有化”和“市场化”。它是为旧的国际经济秩序和金融垄断资本利益服务的。事实证明,新自由主义并没有带来全球经济的持续繁荣发展,反而给许多国家和地区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如俄罗斯、东欧和拉丁美洲的一些国家都为此付出了沉重代价。一些西方国家自身也深陷金融危机、债务危机难以自拔。这些事实宣告了新自由主义的破产。批判新自由主义就是要从学理上指出它的危害性,警惕一些人要将其复制到中国的观点。这对于维护国家经济安全和促进全球经济健康发展具有积极的意义。

例如,当前“翻案”、“重评”之风大行其道。有人提起抗战,认为只有国民党在抗战,而共产党在平型关战役中只歼灭日军53人,这些数字是他到日本靖国神社里面数出来的,以所谓的细节真实来否定敌后战场的存在及其重大作用。还有学者在美国看到了蒋介石日记,就认为可以据此认识一个真实的蒋介石,甚至据此可以重写中国近代史。我们知道,个人日记、信件、回忆录虽然是历史研究很好的资料,但这些主观资料能否作为史料使用,还需要结合整个历史背景、其他史料来证实。这位学者认为蒋介石在日记中说了很多不光彩的事情,就可以证明日记所载内容是真实的、不公开的。但当年蒋介石因中山舰事件受到指责时说,你们二十年后看我的日记好了。这表示他的日记是给别人看的。如果仅仅通过日记就推翻他是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政治代表的结论,就改写整个中国近代史,那么这不是严肃的历史研究方法。汪精卫投降日本后,曾在诗中哭天抹泪表示忧国,这能说明他爱国吗?这样的研究比唯心主义的旧史学都不如,旧史学至少是以史料为依据的严肃研究。

梁柱:目前为止,除了恶意篡改原意的当事者在微博发布道歉信息外,大V们还没有任何表示。其实,没有表示也是一种表示,他们逃之夭夭了,用一句话说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如果一个人是光明正大的,那么做错了事情就应该主动承认。我希望他们能光明正大地站出来,说我错了。

举以上四种错误思潮为例,旨在说明它们往往在传播过程中披着学术的外衣,具有很强的迷惑性和欺骗性,因而我们也要从学理角度深入开展对其批判,从思想上廓清各种错误思潮制造的理论迷雾。我们要看到,一种错误思潮即使暂时消失了,假以时日可能还会沉渣泛起,还会改头换面重新出现。无论错误思潮的理论如何具有迷惑性,手段如何多样化,它们总是远离人民立场,无视实事求是的原则。其目的“总是企图让我们党改旗易帜、改名换姓,其要害就是企图让我们丢掉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丢掉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信念。”归根结底就是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坚持理论斗争,批判错误思潮正是要帮助人们看清它们所暗藏的玄机,以免不知不觉中充当了西方意识形态的鼓吹者。

再比如,有学者说,中国人民近代以来对外国入侵的一切抵抗都是用落后的、保守的、情绪化的东西来抗拒世界文明,中国不应该抗拒,既然落后就应该欢迎人家来侵略。还有人认为,近代以来中国只有一个要求——现代化,而现代化的要求被革命压倒了。这些观点很有迷惑性。实际上,近代中国有两大要求:一是民族独立,二是民族富强。现代化只是近代中国历史要求之一,而在民族和阶级的压迫下,不通过革命实现解放、解决制度问题,不实现民族独立,现代化是没有办法实现的。西方侵略我们的同时,的确带来了现代技术,在客观上促进了资本主义的发展。但有没有因此把中国带上现代化道路呢?完全没有!所以我们首先要实现的是民族独立,没有民族独立就不可能有现代化,国家也就不可能富强,这都是基本常识。诸如此类颂扬侵略有功,否定中国人民反侵略救亡斗争的论调,也是历史虚无主义的一种表现。

一些大V不加以确认便转发信息,我认为这不仅仅是学风问题。崔永元以主持《实话实话》节目闻名,他也要实话实说。这些批判往往是有目的的。我们应该看到,当下的中国,各种错误思潮的出现并不是偶然的,不是随随便便的,而是一而再、再而三、乐此不彼的,其矛头都是指向了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

历史和实践一再证明,对国外的理论、概念、话语、方法,要有分析、有鉴别,适用的就拿来用,不适用的就不要生搬硬套。一些理论观点和思想成果可以用来说明一些国家和民族的发展历程,在一定地域和历史文化中具有合理性,但如果硬要把它们套在其他国家和民族头上,并以此为绝对标准,那就是荒谬的了。这一逻辑和结论是常识,一些错误思潮恰恰违背了常识,如果不是出于理论的浅薄,那就是别有用心。对此,我们必须始终保持学术上的自觉、理论上的清醒和政治上的坚定,敢于理直气壮地同错误思潮进行理论斗争。

对毛泽东的诬蔑、抹黑和歪曲是历史虚无主义的一个重点。世界上没有哪一个开国领袖,特别是像毛泽东这样的民族英雄遭到如此的谩骂、诬蔑、抹黑。有人甚至诬蔑说《毛泽东选集》中仅有12篇文章是毛泽东自己写的,其他都是别人代写的。毛泽东所作的诗词也都是胡乔木改的。这些是不是事实呢?当然不是,有档案文件为证。现在胡乔木的女儿有机会就要做声明,说我爸爸怎么能写出毛泽东那样的诗词,相反,我爸爸的诗词有些还是请毛泽东改的。

图片 2

(本文系北京高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协同创新中心、中共北京市委教育工委首都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研究课题“以育人育才为核心,构筑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建设新模式”(BJSZ2017YB33)阶段性成果)

我们不能把史学理论和史学观点上的错误都说成是历史虚无主义。学术问题可以讨论,但其中有些人背离学术研究的严肃性,而带有明确的政治目的,这一点必须警惕。

“历史虚无主义就是颠覆科学的历史结论,否定历史的规律性”

(作者系北京外国语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教授)

“好人不好,坏人不坏”,抽象人性论背后的诉求是什么?

光明网:究竟什么是历史虚无主义?它的表现形式有哪些?

《中国社会科学报》:我们讲热爱祖国,历史虚无主义者诘难“这是谁的土地”;我们弘扬中华民族优良品德,历史虚无主义者讲中华民族的“劣根性”;我们感怀革命烈士流血牺牲,历史虚无主义者讲这是“被忽悠死的炮灰”……这些对立观点背后深层的分歧是什么?

梁柱:简单来说,历史虚无主义就是指对我们自己的历史、对民族的文化采取轻蔑、否定的态度,否认历史的规律性,承认支流而否定主流,透过个别现象而否认本质,孤立的分析历史中的阶段错误而否定整体过程。历史虚无主义者们往往打着“反思历史”、“还原历史”的旗号,任意歪曲史实,颠覆科学的历史结论,制造思想混乱,具有很大的欺骗性、迷惑性和渗透性。

梁柱:这些认识上的分歧其实是价值观的分歧。价值观对立的背后是不同的利益在起作用,更是一种同利益相关的政治诉求在起作用,这就是历史虚无主义背后强烈的现实目的。

以史实为依据,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这是历史研究的根本原则和根本方法。而历史虚无主义对待历史的态度,则是有哗众取宠之心,无实事求是之意,是唯心主义而不是唯物主义的历史观。历史虚无主义的主要手法,就是随意剪裁和拼凑史料,往往以偏概全,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把历史变成“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并把它当成“创新成果”塞给读者。取其一点,不及其余,甚至无中生有,这是一些人做翻案文章、歪曲和颠覆历史的惯用手法。比如一些人热衷于美化、拔高慈禧、琦善、李鸿章、袁世凯这样一些历史人物,而对林则徐、谭嗣同、孙中山等则加以非难、贬低,对于不了解历史的人来说,具有很大的迷惑作用。

利益关系决定政治诉求。旧中国,广东地主和黑龙江地主对一件事情的看法几乎是一样的;现在,福建工人和湖北工人对一件事的观点也几乎是一样的,其原因就是相同的经济利益必然产生相似的观点。这就是客观存在的阶级立场决定的。现在有人以抽象的人性论代替阶级论,认为“好人不好,坏人不坏”,试图掩盖他们为旧事物辩护的错误立场。这种观点虽然迷惑性很大,但只要稍加分析就可以看到,在背后起作用的还是与经济利益相关的政治诉求。

事实上,历史虚无主义在不同时期的表现有很大不同。旧中国时期,它的主要表现是对民族文化采取轻蔑和否定的态度,认为中国什么都不如西方,主张全盘西化。而在当前,历史虚无主义的表现形式更加多样,除了史学领域,影视、小说、美术等领域也或多或少受其影响,现在流行的抗日神剧,某种程度上也是历史虚无主义的表现。可以说,但凡我们肯定的历史,它就要统统颠覆。

正如邓小平曾经说过的,“他们想要走另一条道路”。这些人的改革是资本主义改革,他们的现代化是资本主义的现代化。而我们坚持的是社会主义方向、社会主义道路、社会主义制度。新中国是革命的产物,是革命最大的成果。所以他们首先要否定革命,就是为了否定社会主义道路的历史依据,否定今天的现实。

改革开放之后,历史虚无主义重新泛起,主要有几个原因。首先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处于低潮。目前对于低潮的影响,我们的研究还不够。其次是敌对势力西化、分化中国的结果。近年来我们国内出现的新自由主义、普世价值论、民主社会主义、历史虚无主义等思潮,都与此有关。第三是追求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逆向发展,向相反方向发展的要求。比如,有人主张,我们的改革要走资本主义道路。目前,一些人以“反思历史”为名,歪曲“解放思想”的真意,从纠正文化大革命“左”的错误,走到“纠正”社会主义;从纠正毛泽东晚年的错误,走到全盘否定毛泽东的历史地位和毛泽东思想;从诋毁新中国的伟大成就,发展到否定中国革命的历史必然性;从丑化、妖魔化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和建设的历史,发展到贬损和否定近代中国一切进步的、革命的运动;从刻意渲染中国人的落后性,发展到否定五千年中华文明等等。

《中国社会科学报》:这些历史虚无主义的观点对青年、对民族、对国家和未来有哪些负面影响?

如果人们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了这些观点,就会开始怀疑历史,进而怀疑现实,就会削弱民族认同,产生对党、对社会主义制度的隔膜。思想乱了,理想信念失掉了,高尚的追求没有了,整个民族就会变得疯狂、可怕和危险。可以说,历史虚无主义所散布的种种言论,不仅涉及学术领域的是非,更关系到立党立国的根本立场。我们是要维护历史的本来面目,还是歪曲历史真相?是高扬民族精神,还是鼓吹妥协投降?是从历史主流中汲取精神力量,还是在历史支流中寻找负面影响?是坚持唯物史观,还是回到唯心史观?如果这些原则问题被颠倒、被消解,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就会失去立足和发展的思想基础。如果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历史被否定、被抹煞,也就失去了现实存在的立足点。苏联解体惨痛的历史教训值得我们认真吸取。

梁柱:在中国共产党拨乱反正、工作重心转入现代化建设和改革开放这一特定历史条件下,一些人以“反思历史”为名,歪曲“解放思想”的真意,从纠正“文化大革命”“左”的错误,走到“纠正”社会主义;从纠正毛泽东晚年的错误,走到全盘否定毛泽东的历史地位和毛泽东思想;从诋毁新中国的伟大成就,发展到否定中国革命的历史必然性;从丑化、妖魔化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和建设的历史,发展到贬损和否定近代中国一切进步的、革命的运动;从刻意渲染中国人的落后性,发展到否定五千年中华文明;等等。

“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持历史虚无主义观点的人,根本上是要搞乱人心,妄图颠覆我国社会主义制度,需要我们高度警惕和认真对待。

如果人们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了这些观点,就会开始怀疑历史,进而怀疑现实,就会削弱民族认同,产生对党、对社会主义制度的隔膜。思想乱了,理想信念失掉了,高尚的追求没有了,整个民族就会变得疯狂、可怕和危险。

“学术讨论必须有底线,不能胡说八道,界限在于不能违宪”

历史虚无主义所散布的种种言论,不仅涉及学术领域的是非,更关系到立党立国的根本立场。我们是要维护历史本来面目,还是歪曲历史真相?是高扬民族精神,还是鼓吹妥协投降?是从历史主流中汲取精神力量,还是在历史支流中寻找负面影响?是坚持唯物史观,还是回到唯心史观?如果这些原则问题被颠倒、被消解,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就会失去立足和发展的思想基础。如果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历史被否定、被抹煞,也就失去了现实存在的立足点。苏联解体惨痛的历史教训值得我们认真吸取。

光明网:目前很多高校有关于路线方针的学术讨论,如何界定是纯学术意义上的讨论还是历史虚无主义的表现?

“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历史虚无主义虽然是社会思潮的支流,但必须认真对待。这种持历史虚无主义观点的人,根本上是要搞乱人心,妄图颠覆我国社会主义制度,需要我们高度警惕和认真对待。

梁柱:对我们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是可以讨论的,这是毛主席的观点。但这个讨论应该是善意、为人民负责的。我们绝不提倡学术封闭与学术禁锢,学术讨论应该很是活跃的。但现在很多人打着学术的名义,来贩卖自己东西。历史虚无主义表面上是观点的对立,比如,我们弘扬中华民族优良品德,历史虚无主义者鼓吹中华民族的“劣根性”。实际上,这些表面对立的观点意味着价值观的分歧,其背后是不同的利益在起作用,更是一种与利益相关的政治诉求在起作用,这是历史虚无主义背后强烈的现实目的。学术讨论绝不会禁止,但是必须有底线,学术讨论的界限是宪法,底线就是不能违宪,不能胡说八道。现在很多言论的错误在于它违宪了,也违反了起码的道德。宪法规定,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破坏社会主义制度。否定社会主义,就是危险的,不合适的。

新中国带给人民的是福利,不是灾难

今天面对错误思潮,我们也是要用“双百方针”,即“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绝不用扣帽子的做法,要摆事实讲道理。对于错误的东西,有两个判断的标准,第一看它是否符合事实,第二看它是否真有道理。

《中国社会科学报》:面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我们应当如何回应?

现在有声音极力鼓吹自由主义是最好传统,只有自由主义才能将中国带入现代化,只有美国化才能救中国。这样的观点,远远越出了底线,违背了中国近代发展规律,也就违背了人民的根本利益。我们近代中国受的苦太多了。如果今天我们不坚持独立自主,不坚持社会主义,要搞另外一套,那么只会把中国引向四分五裂,变为某一大国的附庸。中国除了社会主义,没有别的出路。

梁柱:首先,学术问题允许讨论、允许观点不同。在历史研究中,对某些问题的看法不同,这是正常的。真正的、严肃的学术研究,允许犯错误。但诸如“中国如果做三百年殖民地,中国就现代化了”之类的看法不是学术研究。这种带有目的随意编造历史、歪曲历史的“研究”和科学的学术研究背道而驰。马克思主义史学工作者要敢于坚持真理,通过严肃的学术研究,有针对性地对历史虚无主义错误观点逐条进行批驳。

“对待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不能态度暧昧,必须旗帜鲜明地亮剑”

其次,在认识层面,要坚持正确的评价标准。历史虚无主义者以一些材料为依据,来否定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否定新中国前30年的成就。我们有过“大跃进”、“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失误,但是能不能从中得出新中国的建设,特别是毛泽东领导时期的建设,带给人民的是灾难而不是福利,带给国家的是落后而不是进步?当然不能。

光明网: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我们应该如何应对?

如何认识这些问题,就涉及评价标准的问题。判断一个国家、一个社会政策的效果应该坚持统一的标准。这个标准是什么?我想了三点:看它能不能够促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看它能不能够促进社会进步;看它能不能够给人民带来幸福安康。我觉得,这些是很具体的标准,对哪个制度、哪个社会、哪个国家都适用。

梁柱:应对历史虚无主义是一个系统工程,既需要广大马克思主义史学工作者坚持真理,通过严肃的学术研究,有针对性地对历史虚无主义错误观点进行批驳;也需要教育和宣传部门掌握立场观点和方法,做好实际工作。

不能评价毛泽东时期用一个标准,评价改革开放用另一个标准;不能评价封建社会用一个标准,评价社会主义的社会政策又是一个标准。我们新中国成立60多年,从总体上说带给人民的是福利,而不是灾难。我们有严重失误,这是总结经验的问题。我们对这些要有一个明确的认识和定位。

我想强调的是,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出现与领导干部态度暧昧有很大关系。他们不敢有鲜明立场,不敢旗帜鲜明地亮剑,装开明,不顾党和人民的利益。只要自己软弱无能,必然助长歪风邪气。针对我的这件事情,对我来说是微不足道的,我会冷眼笑看,但所反映的问题是严肃的,是值得思考的。

陈云曾说过:“三年恢复,赶上蒋介石二十二年。”记得1964年我们国家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时,远在美国的原国民党政府代总统李宗仁对友人感慨:我们不能不服气,我们搞了20多年连一辆像样的单车都造不出来,不能不服气呀!再比如,在国民经济恢复时期,我们是在经历20年战争后,短短3年时间内,主要工农业产品产量大多数超过新中国成立前最高年份,创造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医治长期战争创伤、恢复国民经济和社会稳定的一个奇迹。1953—1978年,工农业总产值年均增长率为8.2%,其中工业总产值年均增长率为11.4%,农业总产值年均增长率为2.7%。这个增长速度不但是旧中国无法比拟的,而且与当时世界各国相比也是不低的。在这期间建立了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填补了我国工业的许多空白,工业布局有了明显改善,内地和边疆地区都建起了不同规模的现代工业和现代交通运输业,基本上改变了旧中国工业畸形发展的局面;农田建设初见规模,效果明显,其间依靠农村集体力量修建了84000多座水库,至今仍在农业生产中发挥灌溉、发电、拦洪等方面的重要作用;科学技术水平有了明显提高,现已进入世界先进行列的我国航天技术就是1956年起步的……这些成就都为新时期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这是任何人都否定不了的历史事实。

我已经80岁了,还在为真理奋斗,真理就是人民的利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历史就是历史,事实就是事实,任何人都不能改变历史与事实。我非常希望领导干部、共产党员响应习总书记的号召,为保持网络的干净健康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我们没有理屈,对于错误思潮就要敢于亮明观点。只有旗帜鲜明,坚持理论的彻底性,才可以说服人。如果对错误的事情不批判,老百姓怎么跟你走?所以说,理论要彻底,纲领、路线、政策都要彻底,不能模棱两可,不能模糊立场。越是敢于立场鲜明,群众越能信服你。

再次,教育部门和实际宣传部门应该做好工作。马克思主义的方法论意义最有生命力,要掌握立场观点和方法,坚持马克思主义真理和中国实践相结合,不能把马克思主义变成教条。当前,我们在思想教育中还存在过于简单、太干巴的情况。在宣传教育中,应该注意坚持“双百”方针,摆事实、讲道理。只要你掌握真理,又会表达,那么真理就一定能说服人。如果能够讲得既有气势又有例子,效果就会好很多。

目前,我的生活可以说无忧无虑,完全可以不写东西。但我经常想,如果人人为了自己,那么多的打工仔、工农谁来管,命运将如何?如果不坚持社会主义,就没有工农大众的地位。虽然我已经80岁,但我总说人是有感情的,这种感情应该是对人民无限的同情、关怀和热爱,他们才是我们的衣食父母。现在有些学者养尊处优,高高在上,蔑视群众,不关心国家民族命运,心里只想着自己的利益。这样下去我认为对我们国家是非常不利的。所以应该提倡正气与共同理想,维护国家民族的统一。

最后,共产党要把自己的党管理好。有些抹黑共产党、诋毁共产主义的人恰恰就是共产党员。不相信共产主义,可以请他出党。对我们党来说,最可怕的就是理想信念的丧失。理想信念和党的组织纪律不要求公民做到,但是共产党员必须做到。共产党人要敢于坚持真理,勇于修正错误。

现在的网络上错误的思潮对民族、国家来说,其危害的确是摧毁性的。谁也不会想到,革命胜利60多年后,为了民族解放牺牲的先烈会成为某些人嘲弄和否定的对象。这于情何堪、于心何忍?不管是黄继光、邱少云,还是狼牙山五壮士,受到一些人的质疑、否定、抹黑,我看到后都心不平,情难已。英雄先烈们的理想那么崇高,做出这样的贡献,而今天享受到先烈们革命成果的人们,却一边享受着制度的好处,一边嘲弄我们民族的英雄。

实际上,这样千千万万的烈士都是我们党理想信念的化身,是典型化的表现,是民族精神的表现。如果这样的英雄先烈都被矮化和否定,我们的民族还能立得起来吗?还能有高昂的民族精神吗?这样的做法,失掉了做人起码的道德。对这种现象,如果不加以制止、批判,那么我们这个民族就是没有希望的民族。这些年,我们的理想信念受到了很大的动摇,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受到嘲弄。我作为一个老人,很担忧。我希望青年人明辨是非,敢于迎战,敢于坚持真理。手里有真理,心里有人民,这才是我们时代的需要。(光明网记者
蒋正翔 田依漪)

信息来源:光明网-理论频道

相关链接:

为什么历史虚无主义如此顽固? ——评北大原副校长梁柱教授文章标题被篡改事件

坚定正确历史观,旗帜鲜明地反对历史虚无主义

偷梁换柱的围攻教授,到底是谁被愚弄了?

如此“虚无主义”不可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